|快新| Sleep.Forgive.Live

总是会再见的吧。

就这么笃定着,和你分别在火光般的夕阳里。


bgm:Sleep.Forgive.Live


告别这种事黑羽快斗是做不来的,尤其当对象是跟你纠缠不清了一年的宿敌小朋友的时候。毕竟他跟江户川柯南——是怪盗基德跟江户川柯南,严谨点来讲的话并没有什么正式的会面,那就更讲不上告别了。若是把那些因为犯案才会有的会面都算成约会也太不浪漫了,就算邀请函是他自己发出去的也不行。


“那你还想怎么样?到监狱里去约会吗?”工藤新一瞥他一眼,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指正对方是“预告函”而不是“邀请函”这种事情上,明显还是柠檬派比较有吸引力。如果不是有柠檬派他早回寝室写案例分析报告去了,谁...

|快新| 瞳之间

28岁快x18岁柯


>

你这小鬼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黑羽快斗嘟嘟囔囔地抱怨,手上动作不停,在青年肩膀那儿用绷带两头打了个蝴蝶结。听起来像漫不经心,实际上是故意这么讲,尤其是小鬼这样的称呼,摆明了辈份上占便宜。

这是生气呢。江户川柯南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哦,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毫无悔过之意。他回过头去瞥了对方一眼,但其实目的只是看看那家伙有没有又在他身上把绷带绑成什么奇奇怪怪的形状——哦,蝴蝶结,他半转过身去朝人挑挑眉。偏偏黑羽玩性又上来了,装作感受不到恋人视线似的,伸手去玩他的发尾,手指蹭着他的脖颈。

好吧好吧,在心里叹口气,反正这家伙总归连打结都能玩出...

|YOI|维勇| 献辞

>一个甜饼,bgm:Home

>《献辞》又译《奉献》,是舒曼写给妻子克拉拉的新婚礼物《桃金娘》选段

 

 

你是我的克拉拉。

1.

东方岛国的三月是春天开始苏醒的时节,樱花从最南端开始蔓延开来。胜生真利在屏幕前笑得愉快,女性的温婉在不那么强烈的阳光下难得地盖过了她的锐气,还没满三个月的小奶狗蹲在旁边张着嘴吐舌,茸茸的毛蹭着她的脸。

“邻居家的那只拉布拉多生宝宝啦。是个女孩子,很可爱对吧?”


这年胜生家迎来了第二只小狗崽,他们家第六个家庭成员,抱它回家的严格意义上的主人真利慷慨地把取名字的权利让给了自家弟弟。在青年揉着头发思考的档里她调整了下手...


赞美这个布展,叶橙在最当中,四舍五入是结婚了

|隼木| 我所知晓的关于你的一切

一个不太成功的复健,bgm:喜欢

中村隼人/神木隆之介


>

隼人拎着楼下面包店的纸袋进门的时候,神木刚好擦着头发从浴室里走出来。

比他矮小半个头的青年短促地“啊”了声,趿拉着拖鞋凑到玄关这儿,有股湿漉漉的而又熟悉的香气,隼人想起来前段时间他送的自己代言的洗发水。水珠顺着他脖颈滑落下去,洇湿了汗衫领口,贴在皮肤上。在门口昏黄的灯光下这个场景透着不可言说的奇怪而温馨的意味。

“你买了什么?”

“泡芙和甜甜圈。”钥匙被扔在鞋柜上,他把纸袋打开来递过去,奶油的香气飘散开来,青年低头的时候他可以看见对方的发旋,大约是还湿着的缘...

“如果,我是说如果,某天醒来的时候世界上只剩下了你一个,父母的卧室是空的,楼道里静悄悄的,街道空无一人。只有你一个。会有什么想做的事情吗?” 
 
“自杀。” 
 
“?” 
 
“想自杀。” 
 
“可是你看,我们可以选去超市打劫,去商场试衣服,或者去银行鼓捣!警报或许还能工作吧,但都不会有人听到警铃而来,多有意思啊。” 
 
“......但——当不用担心舆论不用担心死相不用担心被人说三道四甚至不用担心父母——你不觉得、这时候死亡的吸引力超过了一切吗?” 
 


|全职|叶橙| 当他们没有在训练时他们在做什么

> 拖了很久的@僵僵僵,锵锵锵 gn点的探班(土下座 ;这叫初次带队焦虑,老叶你好好哄哄


叶修提着两个箱子站在训练室门口犹豫了会儿,最终决定放下右手里那个去敲门。这时候室内嘈杂一片,可以预见乱糟糟的场景,也许有脚步声也已经被埋没在杂音里。他手背还没碰到木板呢,门先自己开了。方锐那笑嘻嘻的脸率先闯进视野。

“哎老叶你可算来了!”说着就要抱过来。

叶修不动声色往旁边侧了侧身,他当然知道对方万万不可能是冲他来的,但嫌弃样总归要摆一摆。方锐也不含糊,从善如流接过那两个外卖纸箱,提高了嗓子喊:“来来来大伙吃夜宵了啊!”

他探了探头没看到苏沐橙,大抵是坐在里面了,...

【花滑】花滑圈最甜的cp是哪对?

>写着玩儿。部分梗来自现实

>除了维勇都是粉丝们的脑补,脑补。


深夜被自己萌的别圈rps虐到发疯,想吃糖。

花滑圈有没有很甜的?不要光顾着相杀或者除了比赛私下根本没啥联系的,给我好歹rio一点的

来来来大家尽情安利啊

№0 ☆☆☆==于20XX-XX-XX XX:XX:XX留言☆☆☆


骑士与妖精

底特律组

或者

与美帝国主义狼狈为奸组(这么叫没有恶意,真的)

№1 ☆☆☆= =于20XX-XX-XX XX:XX:XX留言☆☆☆...


长夜

>于他们相遇之前


你不会明白的,维克托。

你不会明白我这样平庸的人的痛苦。不会明白这几千个日夜阻挠我向你靠近的究竟是怎样的鸿沟。比之更宽广而令人绝望的或许仅剩凯普莱特与蒙太古千年的家族仇恨,只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多少还是两情相悦的,而我们——这个词就多少显得可笑了。你会知道我的名字吗?现在或者将来?

不,不会。神明怎会认识一个人类。


也许我从一开始就该好好地当一个粉丝,一个普普通通的埋没于大众的粉丝,在你的每一条ins下留言,为你回复的每一个字感到高兴;或者给你写长信,学习一两句俄语写在最后祝你武运昌隆,和千千万万的人一样,信封埋没在千千万万同样的...

突发点梗。

不打tag啦,随缘吧!叶橙/维勇限定,评论第一个XD260粉贺,谢谢大家的喜欢>///<

1 / 5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