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期於尽

在每一个无眠的夜里
我奔向某片萍水相逢的海

キミガシネ| 如花蕾般

篠木敬二、千堂院纱良

Attention:几乎没有cp意味的二章前篇开头幕的捏造,涉及一章内容

bgm:Ø


女孩子看起来很累。


这不是当然的吗,他下一秒就这么反驳自己,她再怎么说也不过只是个高中生罢了。

千堂院纱良靠在他肩上闭着眼,左边稍长的那撮刘海贴着脸颊落在他肩膀上,室内只有床头的灯还亮着,阴影柔和地包裹住她大半个脸,难得的显得温顺又柔弱,是只有在睡梦中时才会有的柔弱,终于像是她这个年龄的女孩子会有的样子了。

……不过,这是不是有些过于信任自己了?

篠木敬二下意识就想要伸手去触摸自己的脖...

|快新|闪烁之日

祝我们都喜欢的男孩儿生日快乐。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bgm:Journey on


0504 6:21

这几天气温低得不像话,简直不像是春天,温度计里原本直往30度窜的水银柱生生被压到了个位数,早晚甚至还在5左右苦苦徘徊。被凌晨一场雨一浇,这会儿空气里都是冰冰凉的味道,天是亮了起来,太阳却是连影子都见不到。

工藤新一拉开通向后院的落地窗的时候被扑面而来的冷空气冻得一哆嗦,当场打了个喷嚏,立马又把厚重的门拉上了。然后摸摸鼻子,悻悻地转身跑去厨房鼓捣咖啡机。


整个工藤宅静悄悄的。平常有同居人在还有点人气,现在才真的是冷冷清清。正这么想着,一打开冰箱门就瞧见那家伙常去的甜品...

|快新| 不知名战争

所以,这是在吵架吗?


铃木家的千金小姐一只手托着脸颊露出不解又觉得麻烦的神色,把头偏过去一点点小声问自己一同长大的姑娘。“不知道呀。”黑色长发的女性回答得温温柔柔的,但怎么说好像表情都带了点笑意,在她视线终点那儿,她们共同的竹马正和长相有七分像的青年进行一场显然不太愉快的谈话。

“啊,就是在吵架吧。”突然加入的第三人让铃木园子和毛利兰把目光都移了过去,说实话是非常好认的音色,转头这个举动打招呼的意味更多一些。宫野志保拿着香槟和两个姑娘轻轻碰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


“其实,应该是关系好那种意味上的拌嘴吧。”毛利抿着唇勾起嘴角,下了如此结论,一旁的宫野跟着点点头:“这么多年来不...

2018年末总结

一个迟到的总结

1.今年写的最满意的开头?

|快新| 你总有一天会知道

我始终无法找到他们说的冬天结束的节点——又或者、春天开始的节点,比如和青梅不同学校的入学通知、又比如毕业旅行。或许可能是我杀死自己又重生的那一刻?但是你要知道那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也就更不可能与春天相关联。所以,你是否愿意赐教?号称无所不能的魔术师先生。


2.今年写的最满意的结尾?

|快柯| 昼间白日

江户川看向怪盗Kid——或许就将成为前怪盗、又或许将成为朋友的家伙,他张张嘴,声音跟着呼出的气一起盘旋向上,然后消失。啊啊,好像当个朋友也不坏吧。


眼泪还没有流出来,就融化在这白日里...

|快新| 月光坠落时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关于工藤并不知道钟楼事件里遇到的小偷是谁这件事。新年快乐,祝愿新的一年大家都能拥有自己所爱

bgm:True Love Waits


「敬启:我亲爱的、唯一的宿敌」




工藤新一被铃木园子的电话从浑浑噩噩里拉出来的时候,正趿拉着拖鞋穿过厨房去拿冰箱里的柠檬派,咖啡机在靠近窗边的大理石台面上突突作响,下午三四点柔和的光线催促着人继续昏睡。手机在外面桌子上响了好几秒,他才反应过来这铃声是熟人专用,拉冰箱门的动作顿了顿,还是转了个向去拿,一面不受控制地又打了个哈欠。

“这么久才接,你是与世隔绝了吗?”


他尚且还没从仅仅4个钟头的睡眠里清醒,没什么精力...

啊....突然发现400fo了,那么来点梗吧!不打tag啦随缘,叶橙/快新限定,想看什么场景/桥段之类的都可以ー( ´ ▽ ` )ノ


结束了!

|快新| 你总有一天会知道

东大生有特别的表白方式。

bgm:春の歌


我始终无法找到他们说的冬天结束的节点——又或者、春天开始的节点,比如和青梅不同学校的入学通知、又比如毕业旅行。或许可能是我杀死自己又重生的那一刻?但是你要知道那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也就更不可能与春天相关联。所以,你是否愿意赐教?号称无所不能的魔术师先生。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1.

「你要不要喝新开那家面包房的拿铁?」

课本旁边的手机屏幕亮起来,工藤新一这会儿笔记本上字写得飞快,思考了两秒左手绕过本子去拿,几乎是盲打回复,眼睛还看着投影上的内容,右手写字一顿一顿的。

「美式」...


|快新| 将至

逝去的终将到来。


黑羽快斗/工藤新一

复健练习片段


你不该来。


怪盗的声音平板又正经,工藤新一难得地没有办法从那里面判断出情绪。他咧了咧嘴,喘着气开口:我来不来取决于我,不在你。

天空树345米的观景台此刻一片狼籍。一侧的玻璃碎了一地,夜风争先恐后地涌入,今晚没有月亮,星星倒是明晰,这么点光亮不足以让他看清对面那人的表情,不过可能也有些别的原因在——神经一旦放松,腰侧的伤口就开始叫嚣起来。现在几点了?凌晨三点、还是四点?

“呵,然后就把自己弄成这幅狼狈样?”


工藤不答话。不甘示弱地抬头直视对方。这会儿他正盘腿靠坐着,身体的大部分重量交给了身后的墙壁,手捂在...

|快柯| 昼间白日

结束与开始


>

所以这是最后一次?


怪盗顶着那张脸似笑非笑地看过来,话也跟他人一样讲得不清不楚,但谁让江户川——或者说工藤——晓得他没讲出来的是什么,最后一次交谈、帮忙、或者会面、哪个词都是对的。此刻他还能被叫「工藤新一」这个名字,但马上就不能了,很快工藤新一就要死去,而留江户川柯南独活。

“但这次我可什么都还没偷呢,也没准备偷。”怪盗笑嘻嘻地把玩着手上的扑克,兜帽在午后炙热的阳光下面落着灰蒙蒙的影子,是跟往常他们在月色里相会时不太一样的轮廓与线条,有点过于温和了。被这光下蒸腾的空气模糊了吧。少年推了推眼镜,居然有那么点不自在,蓦地回想起和他相同年纪的...

|快新| 三重梦

“可是你瞧,”他垂眸,张开双臂的同时那些白色的精灵扑棱棱地拍着翅膀凭空出现,冲进霓虹闪烁的夜空,就像很多很多次他的出场那样。只是一个响指的时间,礼服礼帽随着散开去的烟雾一同消失得无影无踪,穿着深灰卫衣的人几乎融化在夜色里,“你瞧,我在这世界里无所不能,却独独叫不醒你。”

他抬起头来,这下工藤看见他的眼睛了,没有单片眼镜,看得清清楚楚,像透亮美丽的苍蓝色宝石。那是当然啊,工藤想,那是、那可是——


他的宿敌、伙伴、搭档——黑羽快斗笑起来,在工藤反应过来之前从半人高的栏杆上一跃而下,于是他陷入一个带着夏日晚风味道的怀抱,熟悉的嗓音像那些鸟儿一样在耳边掠过。


你什么时候醒来?我亲爱的侦探...

1 / 6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