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期於尽

总有一个世界里你们将再度相逢、相亲、并且相爱。

|全职|叶橙相关|Fin| 时光幻想

>>只有01和05是苏沐橙第一视角【捂脸【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写成了这样orz
>>想玩小清新还是没成功.......【捂脸
>>叶橙实在是戳我萌点啊!!!虽然其实我all叶也食【捂脸qwq【求推文!!

01
第一次这样认真地注视他,是什么时候呢?


似乎是很早很早就开始了。
那种习惯持续了很久,有很多习性随着自己生活轨迹潜移默化的改变被慢慢消磨,但偏偏这样一个就这么被保留了下了。
那些细枝末节的东西慢慢地融化在血液里,蔓延至每一个角落,然后再也分离不出来。

这一切对我来说太过熟悉,也太过习惯。


后来那个画面在苏黎世的清晨清晰起来。那个人站在窗口漫不经心地夹着烟,脸微微地侧过来,在烟雾之中看不清晰。火光忽隐忽灭,我不知为何想到心脏跳动的节奏。

意外的美好。


02
苏沐橙醒来的时候,阳光隔着薄薄的薄纱窗帘洒在了被子上,酒店的空调突突地吐着冷气,意外地有点冷。
——并不是她熟悉的夏季。
 
苏黎世的夏天凉快的很,偶尔清晨起得早,在薄雾里闲庭信步的时候还得穿上外套,微风徐徐,送不来一丝一毫蝉鸣,偶尔传来几声稀稀拉拉“吱——”的叫声,倒是一点也没有盛夏的味道。

记忆里伴随着夏日而来的是燥热的有着尘土味道的空气、吱呀呀叫嚣着的电扇、味道奇怪永远也不习惯的盐水棒冰和汽水、还有平躺在席子上装死的少年。那样的印象在她记忆里持续了很多年。

后来终于习惯于足不出户享受清凉的日子,坐在嘉世宿舍里的电脑前刚好看得到马路上车来人往,汽车飞驰而过的时候一瞬间反射耀眼的光,在窗玻璃上发生折射亮了眼。


她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午后了 。
昨晚就和在苏黎世的街上晃悠了一天似乎都没有尽兴的楚云秀打了招呼说要晚起,于是她醒来的时候找到云秀留的字条的时候也没有什么惊讶。

转身熟门熟路地去了走廊尽头的房间,头发刚刚吹干还有着些许热量,随着她的动作消失殆尽。站定敲门的时候里面传来嘻嘻索索的声音,然后就是熟悉的有点沙的嗓音,
“来了——”

“嘻嘻,我来啦。”

叶修见到外面的人也笑起来,随手摸了摸苏沐橙的头,“啧啧睡那么晚啊真难得。嗯……饿不饿我带你去吃中饭?”
然后他想了想,又换了词,“呃,还是早饭?”

“并一起吧,”她侧过头向房间里看过去,不出所料的看到亮着的屏幕,“荣耀?”

“嗯不来了,反正对面那家伙都输了十来把了还不肯退真是。”
然后毫不留情地关了电脑。
 
 
苏沐橙忽然记起来第四赛季的日子。
那会儿嘉世刚刚丢了冠军,网络论坛上铺天盖地而来对于王朝的质疑,她一个人开了好几个马甲、又拉上了同期的已然成为好友的楚云秀一起在荣耀论坛上和黑们战成一片。结果当事人却是一点也不在意的样子,该抽烟继续抽,该嘲讽的继续嘲,该逃的发布会也继续逃。
 
那些个帖子里被提到最多的事实上就是叶秋和苏沐橙。
有人说一叶之秋本该躲得过那舍命一击,有人说沐雨橙风本该出现在那个走位上策应一叶之秋。
 
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理由。
 
 
偶尔有寂静的夜晚她在论坛上看着看着就忍不住一个人躲到被窝里哭起来,然后第二天小心翼翼地化一点点的淡妆遮住黑眼圈,依旧高高兴兴地去训练。
 
那些日子里叶修什么也不会说,但他会带她正大光明地违反队规去小吃街改善伙食,会听她偶尔耍小无赖要吃冰激凌的要求毫不犹豫地退出游戏就走,会给她悄悄地减少一点点训练量,会放她去网游虐虐菜培养培养心情。

 
那个时候也是这样,她小跑着溜进男生宿舍里,在熟悉的房门口敲敲门,听到熟悉的声音说着“来啦“,然后在开门的一刻准时来一个笑脸。
 
 
就像和她一起坚定地与黑战成一团的粉丝们一样,
那么多年也没有变。
 


03
叶修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盛夏。

在昏暗的网吧里,和苏沐秋相对的一台机器。键盘被敲的噼里啪啦的响,周围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们,空气里跳动着躁动的情绪。电脑屏幕的光打在不过是十五六岁的少年脸上闪闪发光,眼底是张扬的笑意。
年少轻狂,这样的词再合适不过。

叶修面对游戏的时候神色难得的认真,没有平时那样懒懒散散,有些虚胖的脸也有了些锐气,眸子里是流转的光。


苏沐橙每天回家的时候就看得见熟悉的身影斜斜地靠在门旁边,一副松松垮垮的样子。她放学的时候总是叶修的起床时间,远远地看见她的时候就松散地挥挥手,说一句“呀,回来了嘛。”

日复一日。

有时候放学的时候莫名地就期待起来,他们有没有记得吃午饭,有没有接到新的单子,晚餐是新鲜的食材还是泡面,诸如此类。这些问题最终还是在见到等在门口的人的时候化成了一句“嗯,我回来啦!”


那年圣诞的时候她在自家小小的客厅里面找到小小一棵圣诞树——明显是还未长大的小树苗,书顶上挂着一定帽子勉勉强强就算是全部的装饰。
——但那棵小树苗下面,放着一个礼物盒。


那天早晨苏沐秋就出了门交货,甚至在妹妹之后才到家——而且两个人看起来一样吃惊。
叶修他笑了起来,和平常一样嘲讽。“拆开来看看?”

女孩闻言小心翼翼地动手,漂亮的包装纸揭下来之后是个方方正正的小盒子,掏出来一个漂亮的水晶球。

她把它转了一转,里面的雪花飞舞起来,Merry Christmas的音乐随着玻璃在暖黄灯光下的折射流转,在眼底映下童话般的色彩。



那是苏沐橙的第一份礼物。



03
第十赛季联赛过后,世界荣耀邀请赛终于拉开了序幕。
当所有人脱下了象征荣光的战队队服站在统一战线的时候,她突然觉得,他们是那样的锐不可当。
 
——向着冠军。
 
 
比赛结束以后在大家的强烈要求下全队都在苏黎世逗留了几日,国家竞技体育总局也算是网开一面,发来指示让所有夺冠功臣好好休息——通俗点来解释,就是你们好好玩吧没人管你。
 
她反而对于逛街减了不少兴致,置身在完全陌生的语言与环境里的感觉不太好,和楚云秀两个人连比带划地和小店的店主们交流都要耗费不少精力。
倒是叶修让她们两个小小吃惊了一下,尽管15岁就离家,但这种时候还是看得出来他曾经的英语功底,简单的日常会话完全不在话下。

已经累到打算在酒店躺上一天的苏沐橙极力地想要劝说叶修去陪楚云秀逛街,结果接收到后者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和一句“姐我就不需要提包的了,某人的男友力好好留着在女神面前展示吧”
 当场就红了脸。


细细想来的话好像从很早以前就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相处模式,有时候苏沐橙也觉得不可思议。
从小时候开始每天期待着回家看到的身影,到后来天天掐着训练结束的时间溜进嘉世的训练室。其实也没有什么重要的事要做,仅仅只是拉着叶修去对面的小店里吃晚饭而已。

门口的保安早就认识了她的脸,也不知道他们是善心大发不忍为难一个高中生、还是叶修打过了招呼,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地任由苏沐橙进出。

彼时她也是早已决定了将要随他踏上职业选手那一条道路,虽说如此学校里的课也还是要上完,直到18岁成年为止。

有时候在叶修的宿舍写完作业已是凌晨,不知不觉趴在桌上就睡,叶修会小心地把她抱自己床上去,自己在地上打个地铺。早晨在上学时间被准时叫醒,她也就嘿嘿笑一笑跟着去食堂蹭早餐。
所以真要说来的话,苏沐橙在宿舍住的日子反而比回家的日子多得多。


她很早就习惯了自己生活里有这样一个存在,就像现在一起吃冰激凌,一起在街上散步,一起在商店里闲逛买衣服。等到想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多一个人不行,换一个人更是。


楚云秀开玩笑似的地戳戳她说你们要不拿了世界冠军就直接互相交换冠军戒指回家领红本好了。她想了想笑起来,说好啊。

“你当伴娘,伴郎的话应该会是老魏或者黄少吧,”苏沐橙掰着手指一个个地数,眼睛眯起来像极了惬意的猫,“至于证婚人嘛……”



是我与你一道十三年时光呀。


04
分别的时候只有方锐一个人踏上了前往兴欣的路。
十来个人看着淡定地站在叶修旁边吸着果汁的苏沐橙先是一愣,随即一点也不统一地露出了各种表情——意味深长的笑容、“我懂”、以及,“卧槽这家伙终于下手了么不对应该是公开了吗拖到现在是为了闪瞎我们吗卧槽卧槽平常这样还不够吗太不要脸了”。

肺活量真不错呢,少天大大。


很早的时候他们也在上海呆过一段时间。
那一年联赛最后一场是轮回主场迎战嘉世,赛后所有队员都已经回到了杭州,剩下他们两个人。

初夏的傍晚他们一起在外摊上散步,两旁都是繁忙的没有夜晚的城市,黄浦江在身旁泛着粼粼的波光,古老与现代风格的建筑在水中一齐被撕裂成一片片的画面。叶修的外套在微醺的风里飞起来 ,眼里映照着绚烂的灯光。
那是她第一次仔细观察叶修出生的城市。

“你会回来这里吗?”
苏沐橙两手背在后面,几步踏到了叶修身前,步伐轻快得像一支舞。
“……谁知道呢。”陈述句的语气,带着些笑意。

“那——”
“如果回来的话,可以带上我一起吗?”

苏沐橙转过身来,看见叶修挑了挑眉,晚风的味道暧昧不清。


“好呀。”


——想一直和你一起。
贪心地想要介入你日后的日子、想让我们的时光一起延续到很远很远。

有些东西就这样成为了习惯,像看似细小纤弱的藤蔓一寸寸地缠绕起来,它们不需要相遇不需要波澜壮阔,扎根在平淡如水的时光里,直到某一天破土而出,随即枝繁叶茂。



就像某一月某一天,在苏黎世安静祥和的小街街头,他们在路边咖啡馆的遮阳伞下谈笑,然后一起在夏日的阳光里笑起来,


“苏队大大,要没事就来我家住到夏休期结束呗?”


05
我相信每一次分离都是一个新的开始。
第一赛季的时候是、叶修离开嘉世的时候是、他说等我退役的时候也是。


我在,你也在。


那些绵长如水的时间温润柔软,在指间流转,然后消失不见。

悄无声息。

评论(12)
热度(69)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