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橙相关|Fin| Letter song

事实上就是我一直在循环这歌.......所以才........【捂脸 每段开头那几句都是歌词qwq
可能稍稍有点伞修橙的亲情向
专注叶橙100年【不

>>
「致十年后的我。」



时光胶囊这种东西说起来也没有人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开始流行的。
只是开始知道这一存在的时候它就早已俘获了许多少女的青睐,写封信、或者是重要的纪念物寄放在小小的特殊邮局里,期待着五年或者十年后早已忘却的自己收到一份惊喜。

虽然十年后那个邮局还存在与否都不得而知了。


常先刷新荣耀联盟官网的时候稍稍愣住了一会儿,然后立马意识到的是这一期的专题估计有着落了。

「写给你的信」

官网界面的背景色意外地换成了淡淡的粉红,开场的动画是在出镜率极高的天空之境,纤细娟秀的手写字体在湖面留下清晰的倒影,中文的下方小小的用花体字写上了「letter song」的字样,颇有文艺气息。
再往下拉就跳出了详细的内容,粗略一扫大意,竟是来自于第一赛季的官方活动「时空邮局」。

那时不要说常先,连现在联盟中的大部分选手都还没有接触网游,对于这个活动也只剩下了大略的映像,只是没想到官方还是记得清楚。
——或许说是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可以炒作的机会。


“我们收集了来自于全国各地,包括了当时的职业选手、甚至是普通的荣耀粉丝的信件;
“在此我们征得了当中一部分人的同意,将信件公布于此。

“他们有的早就离开了这个他们热爱的游戏;
“有的经历了辉煌与低谷却依旧挺立;
“甚至有的当时还只是默默努力的小透明、如今也终能征战四方。


“现在的你们,还记得当初想说的那些话吗?”


>>
「只有时间在不停地追赶」

「托付在我背上的,是谁的梦想。」



“……啧啧我就知道当初应该坚定贯彻死也不参加的态度的。”
叶修皱了皱眉,手上动作倒没有停,飞快地浏览了一遍页面上给出的链接。右下角的企鹅闪个不停,不用想就知道群里现在已经炸开了锅,滴滴的声音颇为烦人,他索性就下意识地爆了手速迅速屏蔽了职业选手群和某只存在潜在威胁的话唠剑圣。


闻言本来正端着ipad补剧的苏沐橙丢下了手中的东西凑了过来,楚云秀已经在qq上敲过了她了解了活动大致情况,不过她倒是难得地没有第一时间站在八卦第一线。

“欸过去一点啦我也要看。”
苏沐橙把头搁在叶修肩膀上,叶修顺从地把头歪了歪让她能够好好地看着屏幕。房间里的窗帘在她来的被拉开了一些,阳光原本恰到好处地透过缝隙撒在木质地板上,拉长了家具的影子延伸到天花板上,明晃晃一片。


“你没看啊?挺难得的嘛。”叶修笑起来,随即又像是发现了什么好玩的东西,漂亮的手指点了点屏幕。
“哎手残和话唠都参加了呀?那时候不就是两毛头小鬼吗。”


“你不也是毛头小子嘛!”


“胡说,哥可是成年人。”

叶修颇为正经地点点头回答,鼠标“哒哒”地点了几下进入了页面。白底信纸上清秀有力的字迹明显不是电脑默认字体,他这才想起来当初的确是写在了纸上扫描进的电脑。



“——十年后的你,是否过的幸福呢?

“如果,那些努力都已经得到回报的话,也请记住这些坚持不懈努力着的日子吧。”



字体带着少年特有的稚气,他想起来喻文州那时也不过是十四五岁而已。
——充满了梦想的年纪。


他自己当时写了些什么呢?
叶修眯起眼来,当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光有些太亮看不清屏幕。
记不清晰了。

自己的十八岁,是还只是租借了些房间的嘉世、还年轻着的吴雪峰、还团结熟悉的队友、还有他没有去捧起来的奖杯。那些片段早就没有了实感,再怎么拼凑也拼不出来完整的一年。


鼠标继续滚动下滑,然后停顿在了熟悉的名字上。


“咦……你也写了?”


“不可以吗?”苏沐橙探过身去握住鼠标,没给他点开的机会。
“嘻嘻,以后会给你看的啦。”


然后笑了起来,眨了眨眼。
“在那之前,就当是个秘密好啦。”



>>
「现在的你,幸福吗?」

「还是正沉浸在悲伤中,」

「默默地流着眼泪?」


常先拨通陈果的电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没有把握,毕竟他要采访的人可不是什么良心的主,但当电话接通的时候他却是愣了半晌。
——接电话的清冷不起波澜的女声他完全不熟悉。


另一边的唐柔倒是一如既往的淡定,陈果正为微博上兴欣战队官博收到的上万条@纠结万分,连手机都无心去顾及,反正兴欣的随队记者唐柔又不是不认识,也就把这个任务丢给了自家选手。

常先很快说明了来意,唐柔也不拐弯抹角直接给出答案。

“要找他们两个的话……我也不知道哦。”她把手机夹在脸和肩膀间,手上已经打开了职业选手群,“他们两个夏休期不住在宿舍这里,上礼拜刚刚走。”


“……哈?”



群里的讨论在官网活动发布的时候就开始了。
保守估计叶修与苏沐橙的@已经上百,不过两个人都没有出现。

唐柔没有把窗口关掉,右手去够手机开了官网,左手托腮,面前的qq群界面上的消息一条条地刷新都来不及仔细看。拉紧了窗帘的房间里只有电脑屏幕在发光,调低了亮度的手机屏幕映出了她的脸。
手上刷新网页的进度条永远都停在最后一点点,想来是访问量太多的缘故速度都慢了下来



“卧槽那两个家伙真是!来个兴欣的人啊他们不一直是住宿舍的吗?”张佳乐正在开吼,没一秒方锐已经跳了出来。


“我会说那两个夏休刚开始就走了么……还一起走的啊?!”


“嘿等等你们看到看完那几封信了没?”


“还没呢。”
张佳乐随手又翻开了官网,“上不上啊还有什么内容?”


“吴前辈那封!”



随着“滴滴”的提示音一张截图被发了上来,最后一句被特意用红笔标出。



“……那么,还有最后一件事,”


“不知道十年后小队长和小苏还有没有好好在一起呢?”


>>
「在你的身边」

「依然会有不变的存在」


苏沐橙回来的时候看到叶修正翻阅着那本夹着为数不多的他们三人一起生活时期相片的本子。书房的门微微开了一条缝,空调吐出的冷气有些泄露出来,叶修就盘腿坐在那样一副静止的画里,在窗边的地板上夕阳西下的最后一点光亮把他包裹起来,硬生生给了他的宅男外表活泼一点的气质。

他手里夹的烟火光忽隐忽灭,却是很久都没吸过一口的样子,长长的灰烬就这么吊着,总给人摇摇欲坠的感觉。楼下叶母似乎隐隐约约叫了句要小苏你帮我看好他灭掉他的烟,听不清楚。


“怎么突然就想到找这个了?”她在他旁边坐下,冰凉的地板起到了不错的降温作用,然后拿掉了叶修嘴里基本只剩过滤嘴的烟,在烟灰缸里碾碾灭。


“无聊而已,要怪就怪联盟没事情又拿什么「十年」来做文章。”


放了十多年的照相本子依旧显得崭新如初,除了边边角角总会有的磨损,也看得出主人的用心保管。叶修小心抽出来一张,画面上他背对相机在书桌前微微偏了头,苏沐秋过度放大的半张脸立刻暴露了这张照片的来源,而苏沐橙也配合的在叶修头上比了v字。
“……什么时候啊?沐秋这家伙居然学会偷拍了嘛,啧我真是看错他了。”


“噗这张……我都不记得了。哥哥这表情真是——”苏沐橙凑过头去,笑得不能自已,“这么说的话,的确也是十年啦。”


叶修闻言真准备翻页的动作停顿了一下,一瞬间的失神,修长的手指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优雅而漂亮。
然后他也笑起来,背光里苏沐橙看到他的脸光影分明——
“是啊,十年了。”


谈话就这样到此为止,只剩下空调吐出冷气带动空气流动的声音,发梢被微微的冷风拂起,脸颊有一点点痒。
苏沐橙突然“哎呀”地叫出声,自然而然地打破了沉默。

“都差点忘记了——”她把背在身后的双肩包拉到前面来,一阵翻找之后掏出来一样东西,“现在,可以看啦。”

——有些人在十年光阴里没有了痕迹,但我身边,也一直都有不变的存在啊。



那是一封来自某家他不熟悉的邮局,字迹稚嫩的信。


“十年前的我,写给十年后的你。”


>>
「致十年后的我」

「现在的你,喜欢着谁呢」

「还是和以前一样」

「继续喜欢着那个人呢?」


凌晨的时候官网的访问终于恢复了正常。

唐柔有些无所事事,再加神之领域也没有野图boss刷新,她也就出了本,上网浏览了一下早就在微博上被转载了几百万次的内容。

那边陈果也终于把一切收拾妥当,难得的熬夜之后也去睡了。而此时刷新的兴欣战队官博第一条却是再一次引起了腥风血雨——
“无论是站在我个人的角度还是战队的角度,我、或者说我们都会永远地支持并祝福我们曾经及现在的支柱与领袖。

“所以,要幸福呀。你们可是蝉联了四届的最佳搭档呢。”


唐柔也笑起来,屏幕上的两封信都干干净净地只有一行字,娟秀的宋体与稍显凌乱的草体,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还真是那两个人的风格嘛。


——
“记得带她一起拿冠军吧。”

“要好好地呆在他身边呀。还有,如果可以的话,多帮他拿几个冠军吧?”



评论(20)
热度(96)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