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期於尽

总有一个世界里你们将再度相逢、相亲、并且相爱。

|全职|喻黄|学生paro| 千言万语说给你听

最近....不知道为什么陷入非常非常轻微的自我厌恶里..........所以给自己了一发瞬发治愈!【别闹
第一次写喻黄QVQ摸鱼质量而且好像有点oocQVQ如果有的话请一定帮我指出!喻队性格好难把握啊orz

 

0. 
嘘—— 
别出声。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 
 


1. 
“放学的时候一起走?” 

喻文州趴在学校操场旁边的栏杆上回望过来,眼见蹲下来系鞋带的少年嘴里还叼着根pocky,和头顶乱糟糟的棕毛一起一晃一晃的,于是他轻笑起来。

“不啦——老魏那家伙真是的!!这几天天天跟我后面和我提那些作业……开学不都一个礼拜了吗他还惦记着那些干嘛!至于要我留下来补吗!” 
黄少天站起身来,喀嚓咔嚓几下解决掉巧克力棒,又从手里那包拿出根来。


“要吗?” 
“谢了。” 


正午时分,阳光明媚地洒满了整个操场,带着初秋难得的暖意把人包裹起来。喻文州转过身来靠着栏杆,仰起头看见枝繁叶茂间细细碎碎洒下光亮,余光瞥见身边的黄少天整个人趴在了栏杆上,学校正装的衬衫套在校服外面,懒懒散散没个精神样。  

午休的时候操场里人总是有不少人。作为这个区里唯一一个标准400米跑道,总有不少女孩子把聊天兜操场当作了每天的必修课,三三两两地拿着几包薯片什么的可以耗上半个中午。男生们都聚在了操场上,永远都在踢同一场分不出胜负的球,偶尔还有老师过来凑个热闹。 
远远的听见女生堆那里有一阵骚动,然后眼见足球飞过他们头顶砸在墙壁上。

“——魏老大你踢的什么啊!” 黄少天去捡了球,飞起一脚就踹了回去,

“臭小子你作业补了吗!!给我回去好好学习!!”魏琛的声音顺着风传过来,模糊不清,还夹杂着喧嚷声。

“……欸?!”还没反应过来喻文州就被握住了手腕跟着跑了起来,边跑还看见某位不安分地朝着魏琛那边的方向嚷嚷“你说补我就补啊才不呢当初是谁在我上线的时候拉我去和嘉王朝抢boss的啊!”风掀起他的衬衫又好好爱抚了一下发型,脖子里挂的金属项链折射出不可名状的光落入少年眼底。

——啧,呆毛更多了。

 

 

2.
喻文州和黄少天其实不在一个班。一个班里贯彻着物理至上,另一个高呼我们干翻物理,典型的不嫌事大。说到底化学班里有近三分之一都是理科班里分出去的——也包括了喻文州——而物理班更是继承了理科班的原班人马,明明就是一家人的内部矛盾。也有接受度更高一些的一个形容词,叫相爱相杀。 

两个班的教室隔了一个楼层,每次物理班的各位见来串门的“前同班同学”都毫不在意热情相迎,黄少天带头起哄“阿了他!”——当然喻文州是个例外。 
嗯,至于阿鲁巴到底是个怎样的游戏,我们就不用深究了吧。 

每天午休的时候喻文州来找黄少天,浑身散发着好学生气质的新一任学生会长总会受到班里为数不多的女孩子们的小声起哄,团支书对他和黄少天笑得意味深长,然后装作什么也不在意的模样问旁边的女生,“你觉得我们和化学班联姻怎么样?” 

遂遭遇黄少天激烈地反驳,喻文州也不恼,闲闲地靠在门口看教室里的闹剧,笑容温和一副旁观者的模样。 

放学的时候喻文州还是在教室门口看到了黄少天的身影。
难得放得晚,整个楼层里没有多少人,走廊尽头的玻璃窗开了一条缝,树叶摩擦出沙沙的没有节奏的音律。黄少天站在流荫下,玻璃窗的影子在他背上划出深深浅浅的阴影,篮球在手上转得飞快。

“……少天?”

“哎刚刚听你们班里一下子吵起来就知道你们该放了!”少年转过头来,篮球被抛向空中然后单掌接住,动作流畅无比。
“老方干什么呢拖那么晚啊?我们班今天根本没留魏老大去开会啦一下午都不在!” 

学生们三三两两地结伴而行,原本安静到连教室内讲课的内容都一清二楚的走廊喧闹起来,声音在空气里杂乱无章地混合,隔了小半个走廊的距离少年的话在自己耳畔变得断断续续。但他清楚地知道那个人说了什么,会说什么。
于是喻文州笑起来,走过去接过黄少天抛来的球,也不由自主地转起来。

 

“走啦,打篮球去。“

 

 

3.
喻文州记得很多事。 

从初中和黄少天一个班开始,和他一起争过的题,帮他写过的演讲稿,还有糊弄过的老师。少年的影子在自己记忆里闪闪发亮,抹也抹不掉。

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那些片段充满了少年的笑脸,喻文州清清楚楚记得他笑的样子,嘴角上扬的弧度,眼睛微微地有些眯起来,少年的元气与活力展现得毫无保留。

 

高二那年的元旦通宵狂欢两个班级一起借了阶梯教室搞联欢,原本简洁干净的房间被两个班的人用气球彩带喷漆装饰得根本不像个教室,让两位开明的班主任都不得不出声提醒一定要回复原状。
半夜11点的时候已经有一部分人坐楼下广场上等倒计时了,剩下的也有不少已经昏昏欲睡,也有无聊的开始在角落里打牌。于是黄少天顺理成章地霸占了新装上K歌用的麦,一首接一首地放,唱得如入无人之境。说到底都是基本听不出来他唱的是对是错的日文歌,一开始还抱着要让喻文州和他一起唱心态的围观群众也不得不作罢,一个个都被笑容温和的喻文州用“我不会呢”挡了回去。

指针就快要指向12的时候教室里快50来人终于动了身,浩浩荡荡勾肩搭背地去了小广场。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偷偷地从人流里窜出去,没引起注意。

 

学校有个小小的天台,只不过不会对学生开放,黄少天还曾经想要偷偷摸摸尝试一下撬锁,只不过被同行的喻文州冷静地拖回了监控摄像头的死角范围内。虽然天台是指望不上了,但少有人会注意到连接了两栋教学楼、通往天台的那段暴露在外的走廊其实是一个极佳的视角。

从那里望出去先看到的是学校的小广场,然后是在层层叠叠的高楼当中隐藏着的地平线。夕阳西下的时候金色逐渐漫上周围的云层,像是许多暖色调调和在一起的奇异的色彩。然后一点一点有橘红出现,即使被旁边的建筑挡住只剩下小小一角也足够刺眼。

 

而这就是他们两个的目的地。

 

“十——”

喘着气跑上楼梯的时候刚好等到最后的倒计时,广场上爆发出并不整齐的声音,不知道是女生还是男生故意的尖叫声成功地渲染了气氛。喻文州看见黄少天站在楼梯口,声控灯亮了又灭,月光洒在他身上勾勒出淡淡的轮廓。

然后,看见他伸出手。

"八——“
指尖隔着手套相触传来温柔的触感,喻文州借力一步跨上几节楼梯,两个人相识一笑。 
 
“六——” 
推开连着通道的玻璃门,明明是深冬却没有太冷的风迎面而来,广场上的声音没有了玻璃的阻碍一下子大起来。左侧就可以看见广场上黑压压一片的人群,分不清年级与班级。 
“啊啊赶上了吗!” 
黄少天嚷嚷着,眼见呵出的白色雾气在空气里一散而净。 
 
“嗯。”喻文州站在他左边,于是摘了右手的手套给黄少天戴上,又自然而然地把他的左手握住。“倒计时吧?” 
 
 
“五——" 
握住自己左手的手掌温热而有力,黄少天一瞬间稍稍有点惊讶,旋即笑开。 
 
“三——" 
 
“二——" 
 
“一——!” 
广场上爆发出欢呼,但立马就淹没在学校外面的烟花声里,五颜六色气球就这么被放飞,夹杂着涂了夜光颜料的和写了字的,仔细一看也有不少。
黄少天摸了摸鼻子,回握了握喻文州的手,远处的烟花一朵一朵绽放,各种颜色映在脸上很是滑稽。 

“新年快乐啊。” 

喻文州转过头来,眸子里映了光亮。 
“嗯,新年快乐呀。”

灯光下两个人的影子叠在一起,像在接吻。


4.
语文老师讲解诗歌的时候必会提起的内容,说古人总是通过描写对方对自己的思念来表达自己对对方的思念,简直跟绕口令似的。
那个还算得上年轻的老师笑得意味深长,翻了翻语文书道:“比如说杜甫在京城那会儿因为想念遥远的家人写了《月夜》,结果他诗里偏偏不那么写,就写自己老婆站在月光下思念自己。”

班里不少人笑起来,惊起了不少昏昏欲睡的家伙,不明所以地四处张望。坐角落里的黄少天自知占据了不太会被发现的有利地形,只是抬了抬头没明白笑点,于是习惯性地超一个方向张望了一下,才想起来喻文州早搬楼下去了。

中午找他打球去吧。于是他这么想,又睡过去了。


——喻文州喜欢黄少天。
所以,黄少天喜欢喻文州。

评论(7)
热度(12)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