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期於尽

总有一个世界里你们将再度相逢、相亲、并且相爱。

|全员架空|叶橙喻黄| 晨昏线 00

灵能者paro 大概是主叶橙副喻黄ww虽然喻黄这章还没上线

脑子里突然多出来一个洞系列

部分设定参考小说《六月十一日》,因为lo主只看过这么一部灵能者相关的小说QUQ【捂脸跑走

呜呜呜阿忧我终于产出来了!!质量非常没有保障!!求不要嫌弃我QVQ!!@十六木间_ 

 

00

「飞鸟」 

 

 很多年以后,当苏沐橙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站在叶修梦境里的荒原之上、俯瞰那个人荒凉而平静无风的场的时候,她几乎是同一时间想起来,十二岁那年第一次遇见那个少年的模样。

 

 

 “午后会有阵雨,全天最高温度37℃,最低气温……”

 客厅里小小的电视放着无关紧要的内容,天气预报员的声音在女孩子的意识里逐渐飘远,和头顶电风扇的声音一起合成吱呀呀的旋律,在她脑海里唱着安眠曲。苏沐橙并不想睡,面前还摊着没有完成的作业,手里的水笔跟着自己连续不断的点头动作一下下地戳在本子上,留下有些不忍直视的痕迹。

 杭州闷热的夏季就这样到来,伴随着时不时到访的阵雨。

 

 苏沐橙记起来有一年的暴雨红色预警,雨水倒灌蔓延淹掉了老旧的老城区的大部分道路,她站在二楼自己小房间里看楼底的水一点点长高,终于在水已经齐腰高的时候等到了自家哥哥的归来。

 那个比自己高足足二三十厘米、浑身湿透拎着装蔬菜的袋子对自己笑的少年后来与对这间屋子的感情和留恋一起,成为了带着盛夏燥热感的记忆。

没有实感,只剩下绵长柔软带着油烟和阳光味道的怀念。

 

 燥热的风拂起薄纱窗帘,从她的窗子可以看到远远的灰蒙蒙一片,大概是这座城市的哪里已是大雨倾盆,偏偏自己这还有斜着洒下来的光,热得不行。

 大脑基本上已经是在罢工的状态,什么数学英语早就抛到不知什么地方,她也就终于任认命地换一个舒服一些的姿势闭上眼,沉沉睡去了。

 

苏沐橙是一个灵能者。

她从不忌讳这一点,不讨厌、也没有多喜欢这个能力。她能看到些不平常的东西,午后围墙顶端姿势优雅地路过的有着异色双眼的猫,没有风的天气里莫名其妙出现的好听的风铃声,还有偶尔在那种时候会遇见的惊讶的灵能者们。

她记起来那只猫的主人是个二十来岁个子高挑的女孩子,刚刚还在苏沐橙怀抱里的猫轻轻一跃跳了下去,被她抱上肩膀,亲昵地蹭着她的脸,黑色的皮毛在阳光下闪闪发亮。而那个人微微欠身对苏沐橙笑了笑,食指竖在嘴唇前。

 

——“嘘。”她说。

 

准确的来说苏沐橙只是拥有这样的能力而已,至于所谓的「委托」以及业内的事她一点的了解都没有。她甚至不清楚自己的能力。

——她是与「梦」最近的存在。

这一点甚至在她遇见叶修之前都不太清楚,但偏偏她就是灵能者里比较特殊的那一类存在,而偏偏又在那一天那一个时间点、她在那样一个午后睡去了。

 

她看见乌鸦飞跃阴沉的天幕,中世纪欧洲小镇在眼前铺开,辉煌而壮丽。她感觉到风从自己身后呼啸而过,不知名鸟类的鸣叫刺耳难听,勉勉强强分辨出乌鸦的声音。

而那个和他哥哥差不多大的少年就那样站在她视线的尽头,风把他的衬衣灌满,悠闲而自在,就那么自然地站定。

 

“哟——没有经过梦主人同意的话,这么贸贸然进来可是很失礼的哦?”

 

 ——那便是整个故事的开始。

 

叶修握着她的手带她在小路里穿行。他们熟门熟路地路过一家又一家亮着灯的店却没有看到一个人,看到室外的桌子上还冒着热气的咖啡、花店门口带着水珠的玫瑰、西点店里新鲜出炉的面包——但一样的,一个人也没有。

旁边那个人叼着烟,红光时隐时灭,烟灰却是迟迟没有落下。苏沐橙并没有感到不安,取而代之的是深深的好奇,而且,是对于眼前的这个人。

 

大概叶修的确是没有看错人,苏沐橙就是这么一个「不普通」的孩子。

 

他们刚见面那会儿——虽然说现在应该也算得上是刚见面没多久——苏沐橙只是抬了抬头,看着比她高了不少的叶修的眼睛,然后接了叶修最初的那句话

“那么——你是这个梦的主人吗?”

于是叶修笑了起来,苏沐橙想从他眼睛里看出些什么来,但只看得到深邃的黑,一不留神就被揉了头。

掌心温热,她突然就觉得这大概不是什么坏人。

 

“当然不是。”他说,“不过我可是被主人的邀请来的。”

“所以,现在也就只好勉为其难肩负一下送你回去的重任啦。”

 

于是她就自然而然地握住了少年伸出的手。

那时她还不知道,这一握就是一生。她只是跟上少年的步子,看见明明应该是死路的小街生生在眼前出现一个拐口,看见少年的影子里忽的多出一只鸽子来,又看见它转瞬消失不见。

 

她最后看见小路的尽头突然而然多出来一间有人的小店——门前站着一个和她一般大的男孩子,闲闲地靠在开着的木门上,像是给谁留门,然后在见到她的时候温和地笑起来。

“没有料到还有迷路的孩子呢……真是麻烦前辈了。”

 

外表看是个旧书店的模样,拉起了米白色窗帘的格子窗透出暖黄的光,挂在门板上听零当啷响的铃铛,视线上移的时候才能注意到的招牌用花体字写的「蓝雨」。

 

而少年就站在那里和她告别,他把烟摘下来丢在地上捻捻灭,嘴角微微翘起,眼神清亮。

她记起来那个时候她确确实实听到了鸽子展翅的扑棱声,背景里嘈杂的鸟类鸣叫的声音在同一时刻消失得干干净净,青石板上布满了飞鸟的影子。少年的嘴唇翻动,她却听不到任何声音。

 

 

“那,后会有期啦。”叶修说。

 

评论(15)
热度(19)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