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橙|原著向|Fin| 旧年

>> @叶青砚  姑娘很——早——很——早之前的点文(比划 姑娘你还记得我吗(捂脸 高三一年几乎什么也没写,退步严重……我回来惹QVQ

「江春入旧年。」
   

  
>
苏沐橙从航站楼走出来的时候就看见天幕划过几道明晃晃的光,闷雷紧接着到来,雨淅淅沥沥地开始下。她有些恼,翻了半天包才想起来伞也一块打包进了行李箱,于是思寻着要不要先打上车,再给人打电话让他来接应一下。但这个想法随即被她自己否决,说到底是突然造访,她甚至都不知道那人在不在北京,许是在出差也说不定。于是压了压棒球帽帽檐伸手拦车,冲进雨幕里。
这座城市开始下雨。
京城今年的春天走得格外得迟。如今这五月里的天气闷热潮湿,阵雨说来就来,低沉的云团在袭来的暴雨过后立刻消失不见,尘土味儿被雨水冲刷干净,倒是凉爽了不少。路程过半,太阳就已经出来了,司机没认出她来,却是一眼看出来她不是本地人,于是热情洋溢地唠嗑一路,从北京的天气到人生无所不谈,末了还送她到楼下,帮忙把行李箱拎上台阶。
姑娘心情好不容易有了好转,笑起来:谢谢师傅啦。
从包内夹层里摸出来个钥匙包,趁着电梯上升的档里开始「辨认哪把是正确的钥匙」的游戏,这套房子她来的次数也的确是少,更别说对方连城郊父母家的钥匙也一并给了,犹豫半晌最后还是看着两把陌生的钥匙无从下手,随便挑了把开始试。
插进钥匙孔,用力之下愣是没转动,拔出来准备插第二把的时候门自己开了,门口站的男人头发还翘着,下巴上胡渣没剃干净,见到来人愣了愣,随即笑开、搂住了矮自己一个头的姑娘——
“欢迎回家。”

广州那儿一场雨断断续续下了有一礼拜,兴欣来的时候就是阴雨连绵,打完两个客场回去的时候变成了暴雨如注,而在广州机场和众人分别的苏沐橙一个人提了行李从南到北跨越了大半个中国,迎接她的还是雨。
叶修听她说这些的时候正在厨房里鼓捣咖啡机,机器运作的时候突突地响,他有没有回答也不得而知,尔后有香味飘散出来,刚洗完澡坐沙发上边翻杂志边擦头发的苏沐橙吸吸鼻子,顿了顿,插了句,
“——双份糖!”
“不控制糖份摄入量了?”这次叶修的声音清楚地传了过来,他把音量微微提高,苏沐橙几乎可以想象他挑了挑眉毛的样子。
“……要你管啊。”她撇嘴。
苏沐橙其实讲不太清自己任性妄为的举动为的是什么,叶修也不问,反正她一切超乎常理的举动在这人面前大概都不需要理由。用毛巾把长发一拢,拖鞋也不穿踩着地板穿过客厅,心血来潮去捂眼前人的眼,问猜猜我是谁。叶修倒也是配合得很,装腔作势嗯嗯啊啊半天,作思考状良久,最后答:
“我家牛奶味的沐浴露味道,那大概是我家的姑娘了。”
苏沐橙踮脚就往他头上一拍。

苏沐橙闹别扭也还是有点原因的,说有点大概也并不准确——如果说半决赛被淘汰出局遭媒体狠批能算“一点原因”的话。叶修再清楚不过了,只不过什么也不提,他没订报纸的习惯,每天也不看新闻,就陪着苏沐橙窝沙发里看些乱七八糟的剧,甚至为此推掉了近一个礼拜的会议和工作,而自然而然的这些任务全部压到了叶秋肩上。
“你会后悔的!”双胞胎弟弟在电话那头咬牙切齿,叶修完全没有理他的意思,用肩膀和脸颊夹住手机,哼着小曲,把红茶茶包浸进冒着热气的牛奶里,满意地闻到香味在房间里飘散开来。
“那就这么说定咯,能者多劳嘛。”叶修笑,在对面开始长篇控诉之前挂断电话,端起茶杯给抱着靠枕盯着电视看得聚精会神的女孩子送去。
“男配终于死了?”
“不,死的是男主。”苏沐橙看也不看他,语气里居然还有些哭腔,惊得叶修手一抖。
“最近的编剧越来越有意思了。”沉默半晌他如此评价。

  
这样的日子让他想起来第四赛季或者第八赛季。
那一年嘉世刚刚丢掉冠军,季冷舍命一击造就新的王者的诞生,对叶修和这支王牌战队的质疑铺天盖地,好似他们不是惜败的亚军,而是堕落到连季后赛门票都没拿到。要说没有压力肯定是假的,只不过叶修的抗压力好得惊人,连烟也没多抽一根,倒是苏沐橙深深陷在自责里,叶修没少带她去小吃街改善伙食,还偷偷买了西式点心给她当惊喜。
他记得很多事,很多也许苏沐橙都以为他忘了的事。比如那时候从电脑上没关掉的界面看到的、和论坛里的黑战成一团的马甲,再比如她偷偷抹过的眼泪。
出身于豪门战队是件多么辛苦的事啊,他怎么会不知道。更宽广的平台,同时也伴随着更大的、几乎可以把人压垮的压力,随时随地注视着你的目光,等着你犯错、等着你坠入深渊。每个从嘉世训练营里提拔上来的孩子都会面对这样的事,即使他身为队长会尽到关心指导之责,也不可能事无巨细。
——可是那是他看着长大的姑娘。
——那是、他的姑娘。他想要保护、想捧在手心、不让她受伤害的姑娘。他曾陪她走过人生最悲痛的时光,而后来她伴他走过最低谷与难堪的日子。
那个女孩子是什么时候,成长为这番可靠而坚定的模样的呢?
也许,是在他努力带领军心涣散的队伍冲出泥潭的时候;也许,是在他借住网吧在新区重头来过没能顾及她的时候;又也许,是她在他离开兴欣的这一赛季里担任队长的时候。

——你已经足以独当一面了呀。
叶修笑起来,揉看到大结局闷声开始哭的苏沐橙的头,后者花着一张脸抬起头来看他,一脸不明所以。
所以没关系的,当你累的时候、不安的时候、想要安慰的时候,我都在这里。

春末的季节,万物在雨幕里伸长,而夏季即将到来。
  
   
>
半夜的时候苏沐橙从半睡半醒中清醒过来,翻来覆去回不到和周公的约会里去,烦躁不已,于是轻手轻脚爬起来看手机。第十一赛季半决赛全面结束,决赛还没开始,记者的注意力照理都放在决赛会面双方的备战和半决赛的复盘上,结果刷出来一条新闻让她愣了半晌。

“叶修:'苏沐橙具备队长实力与领袖气质,兴欣下赛季仍可期待'”
  

她笑起来,黑夜里明眸亮如星辰。

  

*至于叶修后来被迫加了一礼拜的班,那就是后话了。

评论(8)
热度(97)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