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期於尽

总有一个世界里你们将再度相逢、相亲、并且相爱。

|叶橙|架空|Fin| 白夜

*空间看见的一句话。黑手党paro
  
  
  
做梦梦见了的人,醒来就该去见他。*
     
     
     
     
苏沐橙听见有人喊她“沐沐”。
她开始有些不太确定,后来那人又叫了她遍,于是也不好忽视、转头寻找声源,结果就看见十来米开外有个熟识的身影朝她摆摆手,惊讶地挑了挑眉,有点晃神。
他们这时正站在嘉世总部的走廊里,亮堂得不像是任何一个黑帮电影里会出现的氛围,苏沐橙眼里映了灯光,在叶修朝她走过来的时间里神游在外。来来往往人不多,大都是基层人员,见到了她和叶修都自觉地颔首问好,自觉让出条道。她回过神来,想起来自己吃惊的原因了,“沐沐”这个称呼分明是唐柔和陈果喊的,叶修上一次也是第一次这么做的时候还被她说恶心,怎么今天突然又这么叫了?

这时候苏沐橙终于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了,还在嘉世的时候,她哪里认得柔柔和果果呀。
这是在做梦呢。

这么一想,突然觉得很有意思。 在梦里的话,做些过分的事大概也不要紧,她这么想,也没注意到自己就这么笑出来,大概坏主意都写在了脸上,惹得叶修敲她的脑门:“……见到我有那么高兴吗?”
“对呀,”苏沐橙拍掉头上的爪子理了理发型,“高兴,可高兴了。你不是出任务去了嘛,好像很棘手的样子,怎么那么快就回来了?”
不料叶修做起了一本正经脸:想你了。随即被矮一个头的姑娘踮起脚来拍头,“拉倒吧你。”

她觉得这事儿好像还蛮有逻辑的,不过可能跟自己在睡梦里思维敏捷程度直线下降也有关,但饶是这样她好歹还有点身为干部的自知,总算意识到自己站这是要干嘛的。
“我还要去做任务报告呢,”姑娘撇嘴,“那你现在怎么办,等我一会儿一起去吃夜宵?”
青年若有所思摸摸下巴,顿了几秒还是点头道好。
约是这么约好了,但苏沐橙总觉得自己忘了些什么事,好像还挺重要的,但这会儿她急着办完事放松身心去,也顾不上那么多,不由自主小跑起来。
 
 
苏沐橙刚认识叶修那会儿自己还是个学生,叶修还在基层打拼。后来跟叶修闹了许久终于进了这条道,搏击、射击都是他教的,第一次任务也是他带着自己出的,她要是心血来潮叫叶修声师傅也不为过。要说第一次任务是怎么样的她也记不清了,在那之前她就已经见过了足够多的死亡、伤痛、血液,总部每天都是人来人往,有人来有人走,有人死里逃生也有人再不见天日。尽管如此——尽管如此当自己动手的时候,感觉还是不一样的。她至今仍然记得血花在正午阳光下反射出不可名状的光的样子,手枪有些烫手。
她当时瞄准的是哪里呢?头?脖子?还是胸口?对方是谁?他们为什么要杀他?
但她偏偏只记起来叶修捂住她眼睛的手掌。
她没有闭眼,反而使劲眨了眨来缓解眼眶的干涩感,细长的睫毛扫过青年的掌心,大概会很痒。

“来跟着我转身——好啦,午饭想吃什么?我请你吃冰淇淋。”
“……?”视线重新变得明朗,眼前是来的那条路,她感觉到叶修搭着自己的肩慢慢地向前踱着步子,于是抬头,对上了刚好高一个头的人的眸子。
“没关系,报告这种事晚点搞定又没什么关系,首领不会管的。”
叶修倒是明白了苏沐橙的意思,对着小姑娘笑,摸了摸头。后来那天两个人在街上闲逛到太阳下山,从一条小吃街吃到另一条、洗劫夹娃娃机、看新上映的电影。现在想起来——大概,有点像是约会。
 
 
 
可是苏沐橙又是为什么要回忆这些呢?在一个不甚清晰又荒诞不经的梦里?

梦里面的长廊太长了,好像永远跑不到尽头,她经过各种各样的人,面目模糊不清,动作不甚相似。她这是被困在这梦境里了。苏沐橙能肯定自己是忘记了些什么,一些很重要的事情,和叶修有关的。
青年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他该是在执行任务当中,不管是梦里还是现实里,他是兴欣的队长,什么“因为想你了”都是胡话。
——那他为什么会提前回来?
  
为什么呢。
   
   
  
苏沐橙从梦里醒来,在这座江南的城市告别黑夜的时候。房间里安静得很,只有空调突突地吐着冷气的声音,有鸟鸣透过紧闭的窗子,宣告这新一日的到来。她还尚不清醒,翻了个身去够该睡在旁边的人,好像还不是很满意,挪了挪身子去抱对方。
“我又梦见你受伤那天……”苏沐橙闭着眼嘟囔,叶修也有点醒,回抱住女孩子。
“没事了……我现在不好好的吗……睡吧。”

“伤号不要说话。睡觉。”
  
  
  
fin.

评论(2)
热度(58)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