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I|维勇| 良辰吉日

>写来娱乐娱乐

>所有人都知道这群家伙凑在一起根本没法办好一场婚礼。所有人,除了他们自己。




0.

“来啊!开战吧!”金色头发的青年——或许成为少年更为妥当——拉开步子摆了个不标准的弓步,抬起头来看比他稍微高了那么点的泰裔男孩,眼神凌厉,宣战道,“石头剪刀布!”

“嘿,那就来吧!不怕你。”这位sns中毒患者居然难得一见地把手机塞进了口袋,右手握拳举了起来。


而本该是主角的胜生勇利看着同名的后辈翘起来的头毛,担忧地想一会儿那位芭蕾舞首席又该要训斥他了。

天知道泰式和俄式英语是怎么互通的。



1.

-距婚礼开始还有四小时十一分-



所以事情是怎么进行到这地步的?

胜生勇利维持着打开休息室门的姿势,手还搭在门把手上,犹豫着要不要走进去。他发誓十多分钟以前他离开这儿的时候还不是这样的,至少大家相处还算其乐融融。不过就是被造型师拉去重新换了朵胸前佩花的功夫,这怎么就闹起来了?

姿势惬意地坐在沙发上的维克托·尼基弗洛夫看见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坐垫。


勇利小心翼翼地绕开自家好友的战区坐到恋人身旁,顺手拉了个靠枕抱在怀里,看着对方那兴致勃勃的架势就明白这事和他脱不了关系。维克托自然地伸手环住他的肩,凑过去亲了下脸颊,动作一气呵成。

“......不,亲爱的你别这么看我,我什么也没做。”维克托语调轻快。

勇利叹了口气扶住额头。


“我们赌上了当你伴郎的权利!”他的挚友、披集·朱拉暖转过头来冲他解释,不知道为什么勇利觉得他还蛮高兴的,或者说他基本没有不高兴的时候。

等等、伴郎?尤拉?要知道尤拉一天之前还说自己绝对不会来这场“愚蠢的婚礼”,虽然他今天还是到场了,还到得非常早。勇利抬头盯着维克托的眼睛。


“噢——我们亲爱的尤拉奇卡当然没法当伴郎,他太小了,”维克托拉长了声调,挑了挑眉,开始给勇利重现刚刚他错过的对话。勇利毫不怀疑他刚刚一定就是用这种欠揍的表情和语气来逗尤拉的,“而且——太矮了。”

他宣布道。


尤里动作一顿。

披集胜。



2.

-距婚礼开始还有三小时四十三分-



“我觉得现在这样完全可以了——”尤里话说到一半,被身后帮他重新整理发型的人拽头发的动作打断了。这时候他正被按在化妆间的椅子里,左边维克托右边米拉,丝毫没有逃脱的机会。那一整排的梳妆镜令他感到有些......恐慌。

“你觉得巴拉诺夫斯卡娅小姐看到你这幅'仪表'会是什么反应?”维克托的声音从他左耳飘进来又往另一边飘出去,而米拉适时地凑上来一点,对着镜子板起脸,装模作样左手拍了拍胸、清清嗓子模仿起莉莉娅来:“尤拉!优雅!你的优雅呢?!”

噢天啊,饶了他吧。尤里妥协。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他觉得米拉那涂得红艳艳还贴了不少亮片的指甲闪得他有点瞎。

“翻白眼眼睛动就可以了,不需要动头!”正临时充当发型师的克里斯狠狠朝他那撮翘起来的金发上面抹了一坨摩丝。


事实证明专业与非专业的差别不是一点点。

虽然他们上场比赛就算是男子组全妆也是必不可少的,但那仅仅是停留在观摩层面。要知道今早的所有时间他们几乎都用在化妆上,要是被化妆师知道尤里现在那脸花成什么样,那他在婚礼开始前大概是别想离开化妆间了。

而此刻,克里斯和维克托都对着镜子里的金发少年沉思的时刻,米拉拍了拍手。

“让开。”她鄙夷地看了两位男士一眼,后者识相地让开一步距离,在一米开外并排站好。

“补个妆而已,至于吗。”

工具在手,米拉那仗势让尤里恍惚觉得脊背一凉,莫名其妙的。


发型半小时,补妆只用十分钟。

十分钟后,两位男士看着椅子里的小猫和旁边双手抱胸笑得得意的米拉,自觉地鼓起了掌。

而尤里只想再送他们一个白眼。



3.

-距婚礼开始还有两小时三十分-



“......那么接下来,有请证婚人……?”奥川美奈子有些不确定,不,或许说是确定自己又背错稿子了。

“不是啦美奈子姐。”勇利无奈地勾起嘴角,尽力让自己声音再柔和些,好让自己这位恩师放松下来。她太紧张了,青年身体体前倾握住她的手,感觉到微微的颤抖。“先伴郎入场才对——不要紧的,反正我觉得他们到时候也一定不会按照流程来。”

对自己的好友们真是知根知底呢,勇利。


“那也不是我能把这部分工作搞砸的理由呀。”美奈子笑起来。勇利觉得她今天的妆容显得她年轻了不少,靓丽、大气。重新染过的头发挽成发髻、用了支他没见过的簪子固定,两小撮没梳进去的发丝用细发卡夹起来,少见的温婉出人意料地出现在美奈子身上。只有在这么近的时候,看见细细的纹路攀附在她眼角,他才恍然醒悟过来,面前平日里总是风风火火的女性已是和他母亲一般的年纪。


“勇利!”

披集这时候推门进来。

放平时他是一定会敲门的,他向来有这样的好习惯,只不过这会儿他动作太急了,这间休息室在南面拐角过去的走廊尽头,他为了找到这花了整整半个钟头,而他该死的挚友居然在这整整半个小时里都没看眼未接来电和消息都成倍增长的手机。

胜生勇利觉得自己有些不好的预感——

“勇利,维克托的戒指找不到了!”


好吧好吧,这预感。谜一般的预感。许是维持同一个姿势太久的缘故,站起来的时候他觉得腿一下子有点软,轻微的眩晕感轻飘飘地萦绕周身,不过他立马调整过来。

冷静,就算没戒指这婚也得结。勇利拍拍自己脸颊。


披集好像看出来他那一瞬间的不自然,顿了顿也没说什么,拽起他的手腕正准备跑。结果又急刹车转过头,对上美奈子的眼睛:“奥川姐——”

“我这就去找宽子啦。今天到现在都没喝酒,真难受啊。”

美奈子朝他们比了个ok的手势,示意披集可以快些拉着她那愣神的学生跑了。看着两个人跌跌撞撞途中还磕了一次门,忍不住感叹。


“明明就还是个毛孩子啊。”


tbc

评论(9)
热度(89)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