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期於尽

总有一个世界里你们将再度相逢、相亲、并且相爱。

|YOI|维勇| 尼基弗洛夫先生今天也在想该怎么翘班

>说好的甜饼。 @Aii - As High As Learning 

  

    

  

“不——我不要回去。”


维克托·尼基弗洛夫、伟大的传奇先生、媒体们的宠儿、风度翩翩的斯拉夫绅士——最后一个词是扯淡,不,都是扯淡,此刻的胜生勇利如此给出评价——正把整个人挂在他男朋友身上,考拉抱树杆那种抱法。丝毫没有考虑他男朋友整个人比他要小一圈的事实,拖长了声调撒娇。

“维克多——”

“不!不回!”

话还没出口就被打断了。胜生勇利叹口气,维持着一手拿筷子一手拿碗的姿势抖了抖,没能把身后的人形挂件抖下去,而此时他的眼镜也已经滑到了鼻尖儿上。“可是,维坚卡,我要打蛋。”


哇——勇利真是狡猾极了。天知道这声音这称呼还有他微微有些为难的表情叠加起来效果多爆炸!维克托内心里的小人们瞬间一个个乱了套,发出聒躁的毫无意义的声响,还有些高举双手在心脏上拔腿狂奔起来。这时候维克托就会为这种不公平感到憋屈了:“勇利”在日语里的衍生昵称数量哪里比得上“维克托”在俄语里的,他总不能喊勇利小百合。他咽了口口水,决定无视在那个词的攻击下突然咚咚咚加速的心跳。淡定,维克托,你还没能说服他呢!

“哦。”他放开自己抱了许久的黑发青年,顺手帮人把眼镜推上去,蹭蹭他翘起来的头发,还没干透,有些湿答答的水汽……草莓味儿的?

“勇利,你是不是把沐浴露当成洗发水用了?”


“因为刚好洗发水用完了——等等你别转移话题呀。”重获自由的勇利终于得以以比较惯常而方便的姿势来处理碗里的混合液体,盐、鸡蛋、面粉,炸猪排常规原料。筷子碰击碗壁的声音又响起来。“那是你的工作。维克托,你几个月前跟人家说好的事情怎么能失约呢?”

“我怎么知道他们会安排在那么尴尬的时间。”维克托撇嘴,正觉得胸口有点冷,想重新把男友抱进怀里,就接收到对方警告性的一瞥。自觉理亏只好往旁边挪了挪,大概十厘米吧。“那你刚刚怎么不喊我帮忙拿?”

意识到对方是在说洗发水,勇利在内心里对天花板翻了个白眼,要是放你进浴室我现在还能站在这做晚饭吗?何况这里是乌托邦胜生,又不是只有他们俩住的。分了点余光给旁侧,刚好瞧见对方充满期待的双眼。别问他是怎么看出期待来的,光是那汪湖水就够把胜生勇利溺死了。

“不尴尬呀。你看,你只要提前两天回去就好了。”他不自觉放软了声音,循循善诱,“不过就是假期少了两天嘛。你先回圣彼得堡录访谈,等两天我也就来了呀。”

“我就觉得人家安排得很合理,放在夏休期末尾,没打扰到你的休息,也不会占用接下来的训练时间。”


“两天!”维克托叫嚷起来,“我有两天看不到你!”

噢,又来了。勇利动作一顿,有那么一刹那差点松口。好在理智并没有完全弃他而去,大概。

“你陪我一起回去算了。”勇利张张嘴,还没开口,维克托乘势说道,凑近了些,下巴搁在了他肩上,顺手又揽住腰。他从来都知道什么样的举动能让他的恋人动摇。

“不、不行!”这下勇利有点招架不住了,转过头来盯着眼前的碗。小气泡咕嘟咕嘟地往碗壁上跑,筷子提起来的时候已经没有粘稠的蛋清被带起来了,意味着可以进行下一步了——下一步要干什么来着?猪排?猪排从冰箱里拿出来了吗?勇利感觉耳尖有些发烫,要是有面镜子他一定能看到自己脸上写满了窘迫,幸好厨房贴满了白色的瓷砖,抬眼只有模模糊糊的影子。他赶紧乘着还没缴械投降先拒绝了对方的“无理”提议:“我也有行程啊!我要做朝日的季前采访的,就你理论上应该出发那天。”


说完他突然意识到什么,但已经晚了。他转过头去看到维克托的眉毛跨了下来,勇利居然从那双蓝宝石一样美丽的眼里看出来些水汽,他摆出了一张哭脸。真假确实值得怀疑——但,谁管啊?——“所以你还不能来送机是吗?”

“你都不来送机!”维克托嚷嚷着重复道,“我为什么还要回去?”


很好。胜生勇利发现他要被说服了。

平心而论他也觉得那有些残忍了。对着他教练那张完美的、人神共愤的脸他真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原则,原则!他对自己说。可是这时候他能反驳什么呢?

维克托短暂地松开了他的男友,走过去把放在微波炉顶上的生猪排端了过来,顺便捎来了张纸巾。勇利觉得自己应该还没有完全屈服于美色,毕竟他还记得在接过那张纸擦手的时候向男人投去感激的一瞥。


“你电饭煲还没插上。”冷不丁的,维克托开口道。勇利像是突然从梦里醒过来,发出“啊啊“的拟声词,眉头皱了起来。他想起来了,在打蛋之前他刚刚淘好米放进电饭煲,然后——然后在他们开始谈正事的时候他就被当成了考拉的树干,这么一闹腾煮饭这事儿就被抛弃到西伯利亚去了。

“都怪你老跟我打岔……拜托你在我做饭的时候安分一点。”勇利有那么点不满。俄罗斯人在他伸手之前“善解人意”地先动手插上了插头按下开始按钮,朝他无辜地眨眨眼,讨好似的拍拍他的胳膊。不过他觉得要让自家学生消气的话这可能还有点不够。他看得见勇利镜片上的反光还有脸颊上粘的一点点面粉,他们间的距离近极了,比较适合一个吻。

所以说情侣间是别想谈成正事的。




勇利用长筷子把裹了面粉的猪排夹起来缓慢地放进热起来的油里,一手叉着腰,刘海用塑料发卡夹起来露出额头,汗涔涔的,腮帮子鼓起来一点点,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像极了一个家庭主妇——呃,主夫?维克托食指蹭了蹭下巴。


“勇利——我不想回去。”


fin.

评论(14)
热度(256)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