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柯| 瞳之间

28岁快x18岁柯


>

你这小鬼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黑羽快斗嘟嘟囔囔地抱怨,手上动作不停,在青年肩膀那儿用绷带两头打了个蝴蝶结。听起来像漫不经心,实际上是故意这么讲,尤其是小鬼这样的称呼,摆明了辈份上占便宜。

这是生气呢。江户川柯南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哦,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啊。”毫无悔过之意。他回过头去瞥了对方一眼,但其实目的只是看看那家伙有没有又在他身上把绷带绑成什么奇奇怪怪的形状——哦,蝴蝶结,他半转过身去朝人挑挑眉。偏偏黑羽玩性又上来了,装作感受不到恋人视线似的,伸手去玩他的发尾,手指蹭着他的脖颈。

好吧好吧,在心里叹口气,反正这家伙总归连打结都能玩出许多花样来。于是抬了抬胳膊妄图试验一下松紧,没料到高估了自己的承受能力,一下子疼得龇牙咧嘴。


“知道自己是伤号就别乱动啊。”这下手直接搭着他肩膀了,掌心温度有点高,他故意往前靠了靠,惹得黑羽莫名其妙:你干嘛。

“热。”江户川嘴角勾起来一点。

于是魔术师先生笑起来,索性伸手去抓他胳膊:“你可拉倒吧。”他当然知道青年是胡说呢,这时候是春末了,他们坐在客厅靠近走廊的地方,有那么点穿堂风送过来底楼小院子的青草味,复合木地板只有和身体接触的地方是温暖的,他倾身去抱对方的时候脚底板踩到了旁边,说实话挺冷。于是黑羽没抱几秒就松开了,撑起身子绕开地板上换下来的带血迹的绷带和搭着毛巾的水盆,去够旁边沙发上干净的衣服。

“快点爬起来——要感冒的!”

“你像个老妈子。”江户川这么吐槽的时候T恤衫正蒙在头上,声音被衣服吸收,闷闷的。


“哇名侦探你太过分了吧。”

才站起来他就被人搂着摔进单人沙发里,但那人居然还记得贴心地把自己垫在下面,一边还护着他伤口,他脸触着带着体温和柔软剂香味的衣服,不自觉闭上了眼。

他怎么拒绝得了这样的黑羽快斗呢,哪里有人能拒绝这样温柔的魔术师呢。

 

他们安静地窝在这一方小小天地里,困倦像海浪一样席卷而来,黑羽快斗居然开始拍他的背,一下一下还带节奏,他放任自己的意识随波漂流,半晌就快要真正陷入梦乡的时候忽然想起来什么,挣扎着开了口,明显是困顿的语气:“你总是喊我名侦探。”


“嗯?”黑羽愣了愣。


“你好像不常喊我名字。”江户川睁开眼来,对上黑羽的眼睛,那是他熟悉无比的苍蓝色宝石。

“无论......工藤新一跟江户川柯南,都是。”他顿了顿补充。

那有什么关系吗。黑羽不吭声,但他在笑,这句话就写在他的笑里。那是很温和的笑,没有在生气。他有很多很多次这么看自己,乔装打扮来学校找自己的时候,送出紧急任务的自己出门的时候,变个小法戏递给他支玫瑰的时候,还有,接吻的时候。


这种时候客厅那座大钟突然地敲响了新一天的宣告。江户川的思绪被带远了些,好像是醒了,用气音说话: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黑羽快斗当然不会好好回答问题,他拉长声音说:“嘛——是什么呢?”结果还没等江户川回应他自己就忍不住笑了,揉他的头发,凑过去亲他的眼角:“成人快乐。”

“我早就成年了。”黑羽感觉到恋人手臂环住他的背,于是也伸手回应了这个拥抱。本来这个迟到了整整十年的日子应该更隆重点、更盛大些,黑羽费劲心机翻出十年前的老本计划了挺久,但偏偏被任务打乱了计划——不过没关系,他想,没什么比此时此刻怀里切实的体温更让人安心。柠檬派还在冰箱里,他现在是不是应该去拿出来?

但寿星没给他这个机会,话题重新引回原本的方向。这种固执用在这种地方还真是讨厌啊,黑羽闭了闭眼。


“可是我是谁呢?自然不是工藤新一,但我也不再是江户川柯南了。我是谁?我谁也不是。”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黑羽环抱住熟悉的温暖的躯体。其实比起青年,还是用少年这个词来称呼他年轻的恋人更为妥当。18岁这个年纪,在离家乡有整整一个太平洋距离的这儿就该是个分界点了,但他总归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儿,还早了些,还是故乡那20岁的成人礼更得他心一点。他记起来自己那会儿穿着可能一辈子也只穿一次的服装在雪地里跺脚,青梅印着樱花的和服和她的面孔一样是粉润的颜色,那花跟神社里的梅花一齐开得正好。如果工藤新一没有死去,那他也该和自己拥有一样的时光。

可是江户川柯南就不一样。他早早地来到大洋彼岸这片土地,那些旧时的联系若即若离。要是他真正融入这片群体来,事情也不会显得奇怪,只可惜他在这也当不了什么普通人。别人18岁的时候第一次告别家庭,多了大学生这个标签好像就看不起高中的“幼稚鬼”了。可这家伙呢,直接跳过了高中三年,在日本读完国中直接考来这“精英的摇篮”,18岁的时候已经在思考毕业论文的方向,暑假寒假还往匡提科*跑,除了名份上碍于年龄还有点问题,几乎就是个搜查官了。黑羽快斗微不可闻地叹气,手拂上对方的后脑勺,让他靠在自己肩膀上,指尖是柔软的发丝的触感。他开口声音轻得像片羽毛:“你就是你呀。”

是这具身体,是这具身体里所有的灵魂,所有存在过的和仍旧存在的灵魂。


你明白吗?不明白也不要紧。总有天你会想清楚的。黑羽在江户川耳边絮絮叨叨。


“总有一天?”

“总有一天。”

那是只有你自己能探寻到的“真实”。

江户川抬起头来,于是黑羽顺势抵上他的额头,鼻尖对着鼻尖,说实话太过亲昵了,让他一瞬间想躲。但狡猾的魔术师怎么会不采取行动呢,他伸出手轻轻捧着青年的脸颊,直直看着他的眼睛,实在忍不住笑意。

于是江户川又败下阵来了。


fin.


*匡提科:FBI学院所在地。

顺带一提,格斗教官是赤井秀一,所以……就每一次都被揍得很惨。


评论(1)
热度(93)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