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 Sleep.Forgive.Live

总是会再见的吧。

就这么笃定着,和你分别在火光般的夕阳里。


bgm:Sleep.Forgive.Live



告别这种事黑羽快斗是做不来的,尤其当对象是跟你纠缠不清了一年的宿敌小朋友的时候。毕竟他跟江户川柯南——是怪盗基德跟江户川柯南,严谨点来讲的话并没有什么正式的会面,那就更讲不上告别了。若是把那些因为犯案才会有的会面都算成约会也太不浪漫了,就算邀请函是他自己发出去的也不行。


“那你还想怎么样?到监狱里去约会吗?”工藤新一瞥他一眼,并不想把时间浪费在指正对方是“预告函”而不是“邀请函”这种事情上,明显还是柠檬派比较有吸引力。如果不是有柠檬派他早回寝室写案例分析报告去了,谁还要听这家伙在这废话连篇?


太过分了。黑羽快斗说实话不爽极了,于是狠狠插了一大口草莓奶油蛋糕,学校咖啡馆的甜点人气都颇高,事实证明不无道理,确实挺好吃的。看工藤到现在都没发火、甚至都没怎么生气的样子,那大概柠檬派也很不错。“你能不要在这种地方把监狱这种词说这么响吗?再说了,你这不是都没能把我送进去吗。”


“这种地方——”工藤重复到,教学楼对面的咖啡馆,下午第五节课即将结束的时间,人满为患背景音嘈杂,他笑起来,“你信不信我叫你kid也没人过问。”

这种程度的不怀好意黑羽不至于听不出来,这种时候还是投降为妙:“饶了我吧。”


大衣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工藤掏出来瞧见服部的line:“你那边ok吗?需要我来解救一下吗?”

解救你个头哦……呃,好吧,对象是怪盗的话,这个词好像也没用错。他飞快地回道:“不用。”

“真的不要紧??我说啊第一次见面就邀请你去‘约会’的家伙怎么看都很可疑吧?”

是很可疑。工藤抬头瞧了一眼,前怪盗鼓着腮帮子不太高兴的样子,演技不太好,蠢死了。再低头打字的时候犹豫了下,也不知怎的就这么发出去了:“不是第一次见。”

感觉有点歧义,又在对方回复之前飞快得加上了句:“之前因为案子有过交情。”

好像更有歧义了。工藤放弃了抵抗,把震动关了塞进大衣口袋,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去端桌子上的咖啡。



时间回到四十分钟以前,冗长的国际法课终于结束的时候,工藤新一是怎么也想不到有这么个惊喜等着他的。比他快了几步的服部平次从门口又探头进来,朝他比手势说有人找,他应得漫不经心,连手上整理资料的动作都没停。但十秒钟以后看着黑羽快斗那张脸,再毫无反应也不可能。真要说的话,得益于这位“陌生同学”跟他八分像的脸,惊吓可能更多一点。


“……你要不先走?”工藤顿了顿,转向正发着消息的服部,看好友脸上挂着的傻笑不用想也知道对面是谁。不过这会儿他倒是万分感谢远山和叶,至少此时此刻忙于谈恋爱的关西侦探可没有多余的注意力分给他和——怪盗基德。

只需要一眼就知道是谁了。倒不如说认不出来是不可能的。

就算他在还是江户川柯南的时候就已经设想过多回,但说实话这样的再会实在出乎意料。于是此时此刻侦探与怪盗相安无事地坐在咖啡馆角落的位子里,说着没营养的垃圾话,没有扑克枪与麻醉针,也没有宝石与谜题,只有散发着美好香气的甜点咖啡和奶茶,暖色系灯光将人温柔地包裹。

“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啊,小偷先生。”

彼此彼此。青年咧嘴,那表情像极了月光下他行礼时胜券在握的模样。


这表情实在让人生气,太欠揍了,放在彼时他一定一脚球踢过去的程度。但偏偏这回工藤没法反驳,他当然知道对方指的是什么,何况刚刚他们还谈论到过这个话题。告别这种事怪盗基德做不来、或者说没法做,但江户川柯南就能。

在表演开场之前就抓住主要演员未免有些失礼,但他不能等到夜晚,毕竟那就是对方的主场了。所以外表年幼的侦探能做的也只是在这白昼将尽之时,在月光下的秀场拉开幕布之前先行告退。


“所以说啊,侦探来跟宿敌告别像什么话。连最后一幕戏都不愿意演完就跑?搞得跟诀别似的。”黑羽快斗喋喋不休,总算能把满肚子抱怨找当事人吐干净,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怎么行。工藤只好翻了个白眼当作听不到,然后低头看褐色的液面里自己模模糊糊的倒影。

“你啊,就是太温柔了。”声音太轻了,接近嘟囔的程度,工藤一愣,抬眼瞧见对方捧着马克杯看向窗外的侧脸。傍晚的光犹如金线,给眼前的人描上一层金边,那样子居然和当时有那么些重叠了。

那扑面而来的暮光里白西装的身影模糊不清,线条柔和得像浸了蜂蜜,那是和以往任何一次交锋都不同的,安静得像梦的终局。

总是会再见的吧。就如此笃定着,分别在火光般的夕阳里。


温柔的到底是谁?他是侦探,那种唯一的既定的真实怎么可能看不出来。他只是毫无开口的办法,那人根本不给他那样的机会。他甚至没有一个说谢谢的时机、更别提道歉,黑羽只是看向他,跟曾经分别的时候一样看向他,用说晚安的口吻跟他说“初次见面,我是黑羽快斗——虽然你可能没听说过这个名字,但是你要不要跟我约会?”


这就是他等待已久的、注定的再会的时刻了。



fin.


评论
热度(51)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