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叶橙| 当他们没有在训练时他们在做什么

> 拖了很久的@僵僵僵,锵锵锵 gn点的探班(土下座 ;这叫初次带队焦虑,老叶你好好哄哄



叶修提着两个箱子站在训练室门口犹豫了会儿,最终决定放下右手里那个去敲门。这时候室内嘈杂一片,可以预见乱糟糟的场景,也许有脚步声也已经被埋没在杂音里。他手背还没碰到木板呢,门先自己开了。方锐那笑嘻嘻的脸率先闯进视野。

“哎老叶你可算来了!”说着就要抱过来。

叶修不动声色往旁边侧了侧身,他当然知道对方万万不可能是冲他来的,但嫌弃样总归要摆一摆。方锐也不含糊,从善如流接过那两个外卖纸箱,提高了嗓子喊:“来来来大伙吃夜宵了啊!”

他探了探头没看到苏沐橙,大抵是坐在里面了,训练室里实在是热闹,勉勉强强还听得出几声“叶队好”,不用想就是那几个懂礼貌的小年轻。叶修眯了眯眼,惬意地相受拂面而来的冷气:“你们不会就想在人家训练室里吃吧。”他瞧见方锐动作微不可见地顿了顿,随即矢口否认:“怎么会呢!”那家伙眨眨眼,“楼下这不有休息室嘛!”

估摸着所有人早就在等那两只烤鸭,包一拎勾肩搭背往外走,终于解放了双手的叶修靠在门正对着的墙上,熟练地摸出来根烟叼上,当中享受了乔一帆安文逸等人的点头问好,包子似乎兴奋得很想跟他唠嗑,被罗辑连拖带拽又是苦口婆心地带走了。苏沐橙慢慢悠悠地拖在最后面,好像外面根本没人在等她似的,“哗啦啦”地转着钥匙圈还哼着歌,断断续续叶修也听不出来是什么。

“心情那么好啊?”

“好啊。”苏沐橙锁上门,把钥匙丢给他,“要是你把烟扔了就更好了。”

叶修噎了一下,摘了烟,眼神四处瞟了瞟,苏沐橙抬抬下巴示意他墙角的垃圾桶:“喏。”他微不可闻地叹口气,故意似的,乖乖照做:“怎么跟我妈似的。”

这下姑娘被逗乐了,努力地思索了下叶母都是怎么教训眼前这个烟鬼的,拔高了音调:“那也是为你好——”叶修去揉她头发,惹得她直笑。


这是北京干燥的初秋。

他俩就站在路口奶茶店门前路灯下,也毫不在意这明亮的灯光将他们暴露于众目睽睽之下的可能性,认真地研究加料方案。这家苏沐橙倒是从没喝过,老方案向来是珍珠燕麦奶盖三分甜,但店员努力宣传的当季新品实在吸引人眼球,那话怎么说来着?没有女孩能拒绝草莓。思考的时候无意识地把脚踮起来又放下,一晃一晃的,于是叶修挽起来她的胳膊。

半晌苏沐橙咬咬嘴唇,发出“唔”的拟声词,拿手肘捅了捅他腰:“老样子吧,老样子。”

叶修看见比他矮一头的姑娘在橙黄色的路灯下亮闪闪的,顿了顿:“能喝冰的吗?”

“能。”

叶修走过去点单的时候苏沐橙盯着他的背影看了有好一会儿,描了好几遍,又和记忆里的比了比,反正叶修大概不会有什么感觉的,她觉得能察觉到别人视线的大抵都是超能力,但偏偏作者们都喜欢那么写,悬疑小说尤甚。青年在汗衫外面松松垮垮套了件牛仔外套,从后面看不大出胖了还是瘦了,头发还略略有点翘。他发质就是这样,曾经偶尔有那么几个清晨苏沐橙得用水和梳子努力帮他把一两撮格外不听话的压下去,尽管最后基本都没有成功,她活干到一半就会笑。那现在这些日子有没有谁替代了她的工作呢?苏沐橙觉得脑袋有点恍恍惚惚的,这可不太好,毕竟明天她就要带队打这赛季的第一场硬仗了——十一赛季第三轮,兴欣北上客场挑战微草。

“想什么呢?”

转眼叶修拿了两杯饮料回来了,她眨眨眼:另外一杯正是印着粉红泡泡的广告单上的草莓拿铁。这算不算超能力?苏沐橙自己笑起来,隔着纸巾凉意直窜,她晃了晃,没有冰块碰撞的声音,叶修解释道:“太冰不好。”

“我在冬天吃冰激凌你也没管我呀?”

“偶尔,那是偶尔。”苏沐橙捧着杯子,没理他,往前跨了步又进入阴影里,黑夜又温柔地环抱上来。


谁都没有提第二天的比赛。上一次见面其实也没有相隔太久,毕竟几乎整个夏休期她都在北京,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在谈恋爱,但几乎没有人想起来除了这层关系他们还有个更紧密——至少在赛季开始的此刻,她所认为更紧密的关系——她接过了他身上沉重的担子,她是继任者、不被看好的继任者。

两个人当中有着条线,她说不清楚确切在哪儿,但有些事明明确确地证明了它的存在。比如她这个夏天空闲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为新赛季做准备:上赛季的资料整理更新、又或者在网游的混战里琢磨对手有没有什么人员更新,而叶修一句都没有过问。他更像一个——像她所希望的那样——旁观者。

此刻这条线随着他的到来在这个凉爽起来的夜晚突然模糊了。

并且她为此感到那么一丁点儿的高兴,苏沐橙想。又搅了搅珍珠,伸手跟叶修换了杯来喝。有些燥热的风拂面而过,脖颈上粘了几根头发,她把披着的头发向后拢拢,又想起来些什么:“哎呀,忘拍照了。”

“这么暗,拍什么呀。”叶修笑起来,自然地把手搭上苏沐橙另一边肩膀,这下两个人靠的更近了些,微微有些芒果沐浴露的味道。

“粉红色的,多好看啊。”她嚼着珍珠话说得含糊,“也挺好喝的。”



天色很晚了,秋天刚刚冒了个头,并没有大幅度降温,反倒——还有些温暖。他们拐了个弯,往回走了,训练室是义斩友情相借的,酒店也是一个方向。苏沐橙抬了抬下巴去看高一头的叶修:“烤鸭都没我份了。”她咬咬吸管,装作不高兴的样子,这招在童年时期她不想那么早上床睡觉的时候都有效,她向来乐意坐在旁边看两个夜猫子打游戏,谁知道这么一看就是那么多年。

“你什么时候来都有的吃啊。你回杭州没两天我妈就开始念叨。”

“那还差不多。”

她心血来潮,挣脱了叶修搂她胳膊的手,走着猫步去踩人行道那条边,叶修顺从地伸胳膊扶住她一只手。影子在灯光下拉长重叠在一起,有点儿像一支舞。

她看到义斩基地那栋楼棱棱角角的边缘和酒店的尖顶,指给叶修看。

“你明天来不来看我比赛?”


“来啊。”叶修说,有点像小时候答应来看自己的舞台表演。



Fin.



评论(22)
热度(188)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