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期於尽

总有一个世界里你们将再度相逢、相亲、并且相爱。

|全职|叶橙相关| 岁时歌 1—6

大概是架空……大学生paro超级棒qwq!!就是想写写看另一个世界里没有去当职业选手的叶修和沐橙的日常!
>>叶神s市人是私设
>>突然发现不知道怎么称呼苏沐橙所以结巴了的叶秋√真的其实你可以直接喊嫂子【不

求评论嘤嘤嘤qwq想要认识陪我一起刷叶橙的小伙伴啊!



1.
闹钟响起来的时候,苏沐橙其实已经醒了。

冬日里人多多少少也有一些冬眠的迹象,具体表现为早起困难、早起困难、以及早起困难。原本一个宿舍的女孩子们多多少少还能起到一些互相监督的作用,结果这才刚放假呢四人宿舍就走了两,还有一个正在对面上铺用枕头捂住头,试图抵挡来自苏沐橙手机的闹铃攻击。

她睡眼惺忪地抬起头来,从包得严严实实的被子里伸出只手,去够旁边的手机,结果看着亮起来的手机屏幕稍稍有些发愣。
——好像……不是闹钟来着?


苏沐橙维持了有五秒那样的姿势,然后想起来什么似的把胳膊伸回了被窝,僵着根食指在屏幕上划过,把手机贴到了耳边。


对面那个人的声音懒懒散散,苏沐橙好像想象得出他嘴角的笑意,在这个深冬的清晨里让她的心情莫名的愉快了起来。


“起床看雪景啦懒虫?”



2.
杭州的第一场雪在寒假初始到来。

冷空气如约席卷了江浙沪,从室内望出去柔和的白色占据视野,在漫天的鹅毛里模糊了天际线。水汽攀上宿舍的大玻璃窗,靠近窗台的边缘看得见外面那一侧积起来的薄薄一层雪,在阳光下折射出晶亮的光。 
苏沐橙把手掌贴在冰凉的玻璃上,没管屋子里还开着的暖气开了窗,细小的雪花从缝隙里飘进来,没几时化成小小一滴水。


大雪在这个城市并没有北方那样常见,苏沐橙记得上一次还是在她高一那年,名副其实的白色平安夜。她和叶修两个人在街上逛到很晚,看街灯一盏一盏在眼前亮起来,照亮洋洋洒洒白色棉絮般的细雪。
她转头看看上铺的楚云秀还在睡,于是带着些孩子气地在玻璃窗上写字,像是偷偷摸摸做坏事的小鬼头。



“叶修&苏沐橙”


3.
杭州与上海离得近,长途车没几个小时的车程,提着小小的行李箱在叶修的住处安顿好的时候刚好掐着饭点。


叶修租的房子就在F大附近,不过当初看上的却是对面一排的快餐店和小餐馆。
嘈杂的人声几乎要将小小的店面掀翻, 角落里看起来有点旧的空调卖力地吐着暖风 。 刚刚端上来的面条还冒着热气,一不留神就被烫到,坐对面的叶修像是早有预料一样推过来瓶矿泉水。

“慢点吃,我又不会抢你的。”叶修端起碗来淡定地喝口汤,苏沐橙嗯嗯地回答了声,结果动作倒是不见有慢下来。

“……”


“对了你的是红烧牛肉?……给我尝一口啊。”说着筷子就已经伸了过去,对面那人也颇为配合地把碗往前推了点。


“唔……没我的好吃,”她煞有其事地发表评论,“诺,要不要尝尝我的香菇炖鸡面?”



“好啊,来口汤。”



4.
“今年!你!给我!回家!没商量!”


“别闹,我忙着呢。”

叶修皱了皱眉把手机往远离自己耳朵的方向挪了挪,语气里透露出一股“乖别闹”的味道,苏沐橙在一旁看着他故作嫌弃的表情偷笑。


“什么啊别以为我年年都会信你这个理由啊?!不过就半个上海的距离你都懒得回家好意思吗!!前几年都拿苏……呃苏姑娘来当挡箭牌,今年你带她一起来不就好了啊就这么定了啊!!”

“嘿你话唠附体吗……等等卧槽这就挂了?!”没等叶修开始嘲讽,那边已经只剩下了“嘟嘟”声,难得让他也有种奇妙的不爽感。


“我是没想到他真有记得我电话啦。”
苏沐橙接过叶修递回来的手机,防尘耳塞上挂着的铃铛叮零地响起来,她笑得一脸幸灾乐祸。



“去就去呗,又不能把我怎么样。”
他像是无所谓地耸耸肩,好似那个15岁离家出走、18岁回去偷证件不成还被打一顿的不是自己。


5.
是什么时候开始,
年少轻狂被磨平成了柔和的圆角?



6.
空调突突地吐着暖气,落地窗上白茫茫的一片水雾,模糊了室外的灯火辉煌。

他十五岁的时候独自一人下定决心要闯荡出一片天地,十八岁的时候却悄悄收敛了年少的锋芒。


大概是他终不再独自一人了吧。未来的道路上注定是要多一人伴他而行,接受他的保护他的帮助,同时也为他指明方向,走向远方。



tbc.

评论(4)
热度(17)

© 终期於尽 | Powered by LOFTER